第四百二十六章 催眠债

更新时间:2019-10-18 11:32 字数:2025

“你出去,我现在不想看见你。”初瑾别过头,压根儿就不想看到面前的男人。一想到这个人对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,初瑾心里就好生气氛。

二人的交情也不是一朝一夕,为什么他就可以这么狠心呢?

“小瑾,我什么都说,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淡好不好。”程轶一把跪在跟前,好生悔恨。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对小莫然下狠手的。以至于,现在初瑾压根儿都不待见她他了。

这一切说到底,全都是咎由自取。

“好,你把话都给我说明白了。”初瑾皱着眉毛,没好气的注视着面前的男人。莫然对她来说,可是算得上命。

这个男人,无疑是在挑自己的底线。#_#

“小瑾,你心里比谁都清楚,一直以来我都是喜欢你的。可是因为一切缘故,你从未接受过我。”程轶一面说,一面在心里可怜自己。

至始至终,初瑾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他。虽然是事实,但是他的心里不免还是不好受。这几年来,自己投入了多少心血,从始至终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而已。

初瑾稍稍凝神,不由分说:“程轶,有些东西并不是你陪在我身边就会有了。感情这种东西,本来就强求不得。”

“是吗?”程轶自嘲,反问对方。

所以一直以来,程轶都是跳梁小丑。从一开始到结束,一直都在演戏给自己看了?这么说来,实在是悲哀。

“你还没有说清楚,为什么要把注意打在我儿子身上。”初瑾看向对方,语气都变得生硬了几分。

偌大的屋子里,无非只有二人。程轶站在跟前,他看向病床上的女人,永远是可望不可及。

“因为我嫉妒袁之修,所以,想要从莫然的嘴里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。”程轶如实回答,全都盘拖出来。

他用了多长时间才和莫然建立起的关系,在袁之修出现的那一瞬间,什么都崩塌了一般。一瞬间,仿佛他的努力都作废。

“你简直是丧心病狂啊,莫然才几岁。你怎么忍心,对他用那样的手段?”初瑾怒目而视,整个人气氛到了极点。

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他都不该利用自己的儿子。那样的话,对莫然的伤害多大?

“小瑾,我对你就是爱昏了头。所以,才会作出这种没有道德底线的事儿来。”程轶冷笑了一声,供认不讳。哪怕事已至此,他也不会否认自己的罪行。

“叩叩!”

突然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一下便将屋子里的寂静打破了,杨怡霖提着煲好的汤走进病房,打量着二人。

“小瑾,你终于醒了。”杨怡霖看着女人,若有所思。幸好初瑾手术成功,所以才什么没有耽搁。否则的话,指不定会造成多大的遗憾。

初瑾看向来人,眉开眼笑:“怡霖,你来了?”

“嗯,来了。”杨怡霖斜眼看了程轶一眼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。但是她压抑住自己的情绪,暗自盛好汤。

忽地,耳边传来一阵稚嫩的声音。只见初莫然提着一大袋零食,从病房外走了进来。他笑眯眯,喘了一口大气。

“妈妈,莫然来了。”将一大袋零食放在地上,看着床上的女人好生高兴。从初瑾被推进手术室,他就心心念念。

现在,见到初瑾安然无恙的躺在病床上。他那幼小而又狂躁的心,终于消停下来了。

“儿子乖,过来妈妈看看。”初瑾朝自己的儿子伸出手,整个人露出了甜甜笑容。不论她吃了多大的苦,遭受多艰苦的过程。只要看到莫然后,她的心都能平和下来。

这个小家伙,可是她的全部。

“程轶叔叔,你也来啦!”初莫然将视线投向旁边的男人,极为开心的唤了男人一声。

程轶的身子有些僵硬,艰难的回了一句:“莫然长高了。”

“莫然过来。”见况,初瑾厉声道。到底程轶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儿子,她可没办法放心。

初莫然乖巧来到初瑾旁边,眼神里充满了疑惑。为什么,此时此刻的初瑾那么严肃?莫非,是程轶叔叔惹妈妈生气了。

那么程轶叔叔还真是不应该,初瑾才刚刚做完手术。这病人怎么可以生气呢?不,实在是太不对了。

“程轶,你出去。”哪怕是当着杨怡霖和初莫然的面儿,初瑾为没有想过给男人任何的面子。一个人应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,不论任何时候。

暗自叹了一口气,程轶有些失落的看了一眼母女二人。虽悔不当初,但也没有任何办法。事已至此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“嘭。”

门被程轶轻轻合上,他靠在墙壁上,好生不解。为什么一醒来,像是要和群有人保持距离一般?这,实在是太不对劲儿了。

将碗里热腾腾的汤端在女人跟前,杨怡霖轻微咳嗽了一声:“喏,到底怎么了,发那么大的火。”

“没事,反正以后我不想再和这样的人有任何来往。等我痊愈以后,我要申请出院。”初瑾看着儿子,态度坚决。这个是非之地,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回来才是。

GY等着她,她要回去重新开始。

“你又要走?”杨怡霖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人,脸上充满了疑惑。遇事永远是陶逃避,这不是初瑾。

初瑾坐在病床上,一言不发。

“如果有什么误会可以说出来,我们能解决。你要是逃避,那真的是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了。”杨怡霖看着女人,好言相劝。

初瑾抿了抿唇,不由分说:“误会吗?她什么不想说了。这个世界上的感情过于复杂,她不敢碰。”

“有一个坏消息必须要告诉你。”杨怡霖凝视着跟前的女人,一字一顿的对女人说道。一时间,初瑾的心一怔。

她出事的这段时间,还有谁唯恐天下不乱?能有什么样的大事,闹成了什么样的悲剧。

“什么事?”初瑾喝了一口汤,追问女人。

看着面前的女人,杨怡霖又将视线挪在小莫然身上:“莫然去那边玩,怡霖姨有话跟妈妈说。”^_^

辽ICP备16018217号-1 www.lvxiyixi.net Copyright @ 2014-2016 金沙城贵宾会 @ 版权所有